财经新闻

馨月说财经:人民币大幅升值 股市一飞冲天

  

  周一,美元兑人民币大幅贬值,这与我前期的判断是吻合的。美元兑人民币的大幅贬值,说明几个重要问题:一、中国经济的稳健性与增长性优于美国;二、是美元货币超发以及中美利差关系的必然反映;三、是美国卫安问题继续溃散的反映;四、是美元输出寻求债务转嫁的必然反映;五、是美国平衡贸易逆差的需要;六、是美国新一轮纾困政策日渐临近的反映;七、是美元信用下降的表现等。

  从美元兑人民币大幅贬值以及外资向国内A股等市场的流入增量来看,国际货币溢出效应明显,正向中国涌来,说白了就是美元等借货币超发之机开始大规模流入中国,通过资本市场等渠道进行投机,而国内的金融大开放,也显然配合了国际货币向中国的加速流入过程,这会给中国带来输入型通胀,因此房地产、股市、国际大宗商品乃至商品等会受到支撑,并会受到通胀考验,这会给央行货币政策后期带来困惑。

  内部的金融大开放与外部流动性过剩共鸣,令A股市场突然拔地而起,股市一飞冲天,在券商股、银行股等金融板块引领下,4个交易日内沪指暴涨了350多点,其中本周一,本周一大涨180点,涨幅5.71%,成交量急劇放大,量能超过了常态量能的2倍多,单日成交量达到了五年来最大,股市明显出现了博傻状态的量能。

  A股在日线技术上留下了两个跳空缺口,同时周线上也出现了跳空缺口,股市之强势,大超预期。虽然我在周五专栏中分析A股技术上将会挑战去年高点,但也没有预料到行情会如此来势汹汹。而金融板块尤其是券商股等的过度强势是导致股指大涨的根本原因,这说明后续在金改方面应该有重大利多,但是这样火爆的市场也令人有些忧虑。

  A股的上涨得益于中国经济的基本稳健,得益于国内外宽松货币环境的支持,得益于A股大盘蓝筹的低估值,股市确实存在上涨的内因。而A股的合理性上涨,利于国内的消费增长,利于房地产投机资本向股市的转移,利于国内经济结构的调整,利于疏通资本市场长期以来的肠梗堵现象。

  但是A股更需要的是长期稳健上涨,如此这般暴涨不会是中国经济之福,也不会是中国资本市场之福,而会给中国经济带来严重的威胁,主要原因有如下几点:

  因卫安危机的冲击,当前美欧日等发达经济体用危机货币化在支撑经济,导致货币烂溢,同时也是在通过货币超发向全球转嫁债务危机,这种情况下很容易给其他国家带来输入型通胀问题。

  次贷危机时期,国内就遭受过输入型通胀之苦,由于美元的高速流入,令国内产生了恶性通胀,影响至今,其中房价就是典型的代表。

  目前,国际货币处于信用货币有史以来最宽松的历史时期,在这个时期如果外资高速流向中国,那后果是难以想象的,中国的资产泡沫与通胀都会快速走高,若应对不合理,轻则为日本广场协定后的经济灾难,重则将会把中国直接推入发展中陷阱。

  由于我国采用的是强制性结汇机制,所以当外资高速流入时,央行就要不断增发基础货币来对冲,近十几年来,我国货币增发之所以比较严重,主要就是为了对冲外资流入,所以外资的高速流入是对央行货币发行权的掳夺,是美联储等对我国央行权力的侵占,会给我国的央行货币政策以及宏观经济管理带来严重的干扰。

  外资的高速流入也给我国外汇储备安全带来了诸多隐患,导致外汇储备高增长,美债持有额度过高,外汇储备管理风险不断提高,同时过高的外汇储备也成为了美欧日等的债务转嫁的条件。

  近二十年来,华尔街可以说绞尽脑汁试图做空中国,通过香港金融市场、人民币汇率、输入型通胀等各种渠道不断袭扰,为人民币国际化与中国金融开放等设置了重重障碍,但是由于我国金融改革步伐相对稳健,所以令华尔街对中国的做空行为未能得逞。

  但是当前全球货币大宽松,中国房地产已经泡沫化,若在这个周期内国内再出现输入型通胀,那么对中国经济与金融都是沉重打击,因为股市等的暴涨,显然会为外资后期的快速退出中国创造有利条件,将为华尔街打击中国金融市场创造有利条件。

  所以从中国的经济与金融风控角度而言,股市的暴涨与暴跌不会是国内股民之福,暴涨虽然会为国内股市带来中短期的财富效应,但是从长期来看,股民的博傻效应将会导致股市的两极化,最终损失的还是居民财富。